特别章节(预告)(1 / 2)

第一章、荒唐的罪名

新闻沸沸扬扬,一石千浪,消息泄露得很快,记者也不知是求知还是八卦,一大早就把欧阳家的门口围得水泄不通。

事情还得从昨晚的婚宴开始说起。

16日晚上,江川市最大的五星酒店里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,连市长也受邀出席,商业联姻,婚礼不对外公开,所以现场来的都是些名人或者商人。江旭平日里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出于故交的情分,只好让子女,嘉佐和江雪代为出席。遇上一些认得他们的叔叔伯伯,嘉佐不失礼貌地寒暄,江雪不懂应酬的事,只是在一旁专注地吃东西。

婚礼开始了,四周开始热闹起来,江雪拍拍嘉佐的手臂说:“哥,我先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“嗯,出门右转,别从人家红毯前过,不礼貌。”

江雪转身离开,却无意间听到隔壁桌的一对中年夫妇的对话;“老公,这么盛大的场面怎么唯独不见宋家呢?他们可是江川市数一数二的人家啊。”

男人的语气略带八卦,“唉,他们呀这几天都没露过面儿,今天这宋太太的忌日,这会儿啊估计他们家在给宋太过忌辰呢,唉,人家这大喜的日子说这个不合适……”

宋家当初对的新闻闹得满城风雨,江雪自然略有耳闻。人多的地方是非议论多一些一点也不奇怪,只是事不关己,有些传闻听听就罢,江雪也没多在意。

直到婚礼结束,他们离开的时候接近晚上12点,嘉佐已经有些醉了。

滴酒未沾的江雪自然地坐上了驾驶座,“我来开车吧,你先醒醒酒,我就按照来的路回去,我记得路。”

嘉佐知道自己的状况也不逞强了,“嗯,注意安全。”

回去的路程说短不短,但是一路上很拥堵,车子前进得有些缓慢,若不是路牌清晰,江雪都怀疑自己是开错了路,半夜12点,这路上的拥堵太过反常。

慢慢地开着,嘉佐的酒也醒了不少。旁边一辆车的车主走下来,江雪连忙降下车窗询问“师傅,怎么这个点了还是堵着啊”,中年人看了看前方:“姑娘,我都在这堵了三个多小时了,这前面的路啊,塌了,走不了。”

“怎么办?”这句话是问嘉佐的。

“待会穿那条小路掉个头吧,我们从长安街回去,你下来我来开车吧。”

江雪看他酒醒了不少就换了座位。嘉佐打了方向盘转到了长安街,打算从后面绕过去。与外界的车水马龙和灯红酒绿不同,这里很安静,高价的黄金地段,错落有致的别墅群,寂静在这里悄悄地笼罩着。

“哥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头顶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。车上的两个人都楞住了,还没缓过来,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就这么从车顶滚下来在挡风玻璃前面趴着,血肉模糊。

江雪被吓得愣住了几秒才冷静下来,眼神看向窗前的人,“哥,他没死,他还有呼吸!”被吓到的她本能地喊着嘉佐,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已经推开车门下去查看。

那个人已经奄奄一息,嘴里却含糊不清地说着:“别…别…去…梧桐……”话没说完便当场断了气。

嘉佐转向他手指指着的方向,梧桐苑?他是想说别去梧桐苑吗?那不就是宋家吗?为什么?一时间很多的问号在脑海里产生。

奇怪的是当时所处的位置,四周都很空旷,最近的也是两家人的花园,距离楼房有接近十米的距离,那这个人,绝不可能是跳楼,除非,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......江雪看了一眼嘉佐,彼此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。这世上无法解释的事情很多,无非是乱力作怪,鬼神的事情,是敬畏大于信奉。

悲剧的是,所有想法被一阵闪光灯瞬间淹没。那一声巨响已经吵到了周围的居民,大家都走了出来一探究竟,而现场的情况很容易被人误会成他们撞了人,看这闪光灯的架势,很明显已经误会了。

警察局。

“江小姐。”

“我姓欧阳。”

好吧,欧阳小姐,请你陈述一下案发经过。”

江雪将现场的情况一一描述了一遍。

“那案发的时候...”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警员走了过来,他是法医科的助手,正在向江雪眼前的人汇报情况,江雪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,但是那位警官的眉头紧皱,看来是对他们不太有利的汇报。

“欧阳小姐,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,法医科的检验对你很不利。”

江雪眉头一皱,“什么检验?”

警官看了看法医拿过来的报告,“死者的死因,是机械性窒息,也就是说,高空坠落不是导致他死亡的真正原因,他是高空坠落后,被人掐死或者勒死的。”

勒死的?机械性窒息?这怎么可能?他死前还在说话,虽然江雪不懂法医,但是常识的理解下,更加合理的死因也应该是内出血或者高空坠落导致的伤害,怎么可能是这样一个结果?

江雪看了一眼他的警员证,“林——警官,在我们下车后,那个人,哦不,是死者,他还有呼吸,并且还跟我们说过话,这个,行车记录仪和监控都有记录。”

警官翻查手上拿到的档案,“经过我们的调查,你们的行车记录仪是损坏的,案发当时,长安街的供电线路被隔壁的施工挖断,街上的摄像头没有正常工作,我们提取了附近户主的监控,只有一户户主的监控记录到当时的画面,但是只记录到你们的背影,大部分都被汽车挡住了,所以,这些证据并不能帮你们洗脱嫌疑。”

证据不足,他们无法被确定地定罪,但是也无法清白地洗脱嫌疑。大家出乎寻常的冷静让气氛变得十分的尴尬。

“欧阳小姐,恐怕你还得在这里多呆一会儿。”这是平静的语气而不是威胁,显然他也对事情的真实性保持怀疑的态度。

江雪正要开口反驳,警官的手机响了。

的.....知道了。”

他挂断电话,“欧阳小姐,有新的证据,你可以走了。”

电话来自他的助手,这件案子的证据被匿名发送到警局的邮箱,也是一段视频,但是拍摄的角度不同,这个视频清清楚楚地拍下了他们下车的全过程,也清楚地显示他们没有与死者有过任何肢体上对的接触。林警官在前面走,江雪紧跟在后面,警局的走廊上警员都是行色冲冲,一路上,江雪和他都被撞了几次,江雪心想着,看起来像是有什么大案子。

另一边,嘉佐也被问话完毕,看见江雪走过来,“雪儿,你怎么样?”

江雪摇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
刚把他们带到门口,林警官又接到开会的通知,吩咐了警员去把他们的车开过来给他们,转身又去忙了。嘉佐和江雪走出警察局等待着,外面的天色还是灰蒙蒙的,看看手机,凌晨四点。半夜天冷,走了一会,江雪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匆忙之间,也没有带上外套,嘉佐脱下身上的正装披在她的肩上,“别着凉了。”

江雪是累了,没想到突如其来的一场事故会这么碰巧被他们遇上,警局里面异常紧张地气氛也让人有种莫名地压抑,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去那个死者最后面貌,还有警察说的那个“机械性窒息”的死亡原因,太疑惑了……

正想得出神,嘉佐突然叫她,“雪儿,被吓到了?”

江雪回过神,毫不掩饰自己的疑惑,“你知不知道,那个死者的死因是什么?”

被问话的过程中,嘉佐自然有听到警员的汇报,其实在遇见死者的时候就已经觉得不太对劲,现在的尸检报告更加确定了他的想法,“我总觉得,这不像是人类可以做到的……我们……”

话到一半被开着车过来的警员打断,嘉佐立马收住了自己的声音。

近几年偶尔他会接触到一些奇怪的案子,起初只是因为好奇,后来调查发现,这些案子最后大多数都是人为,真正涉及到法术的寥寥无几,不过这些他也只是偷偷地调查,除了江雪,没有人知道。关上车门的那一刻他在想,会不会,这个案子,是寥寥无几当中的一个呢?

第二章、江川大学(1)

回到家以后,疲倦让嘉佐很快地进入了梦乡,而那张面目狰狞的脸依旧在江雪脑海中挥散不去,大脑已经发出了休息的指令,可是她却迟迟无法入睡……

“离鸽……离鸽……”又是这个声音,最近的一年,江雪总是会听到这一个声音在耳边呼喊着这个名字,只是每次的声音都不一样,明显的就是不同的人的语气,她一直觉得是幻听,又或者是楼上或者隔壁传来的声音,直到有一次跟着嘉佐在调查一起失踪案件的时候,她发现,这个声音,是已经遇害的受害人的声音。那个掉落在挡风玻璃前,虚弱的告诉他们“不要去梧桐苑”的声音,跟此刻呼唤着离鸽的声音,一模一样。江雪睁开了眼睛,睡意全无。

第二天,将近中午江雪终于抵挡不住困意睡去,刚刚陷入沉睡却被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叫醒。

“喂...”

“雪儿,我是王秘书,欧阳先生让我告诉你,请你和少爷先不要出门,欧阳先生正在回家的路上。”

江雪刚睡醒大脑还是蒙的“哪个欧阳先生?”

“....您的父亲...”

起床,习惯性地打开电视新闻,结果铺天盖地的都是一条大新闻:“梧桐苑惊现凶杀案十二条人命惨遭杀手,市长一双儿女被警察带走协助调查!”

没想到,这是一个涉及十二条人命的案子,他们只是与其中的一名死者恰好遇上,不但没有杀人动机,而且有证据自证清白,媒体这一报道,虽然真实,但很容易就会被人误会他们是十二人凶杀案的嫌疑人,这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江雪正要离开房间,却接到了江旭的电话。

“雪儿,我在后门,前门都是记者,那里出不去。”

江旭出差将近一周,急匆匆地赶回来一路上风尘仆仆,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两个孩子的情况,“雪儿,你们都没事吧。”

江雪还在刷牙,嘉佐也刚刚转醒,“爸,我们没事。”

江旭这才松一口气,外界的新闻沸沸扬扬,他置之不理,从政多年,两袖清风,他自然明白清者自清的道理,所以外界的言论众说纷坛就让他们说去吧,只要两个孩子没事儿。

洗漱完毕的江雪看到了玄关的父亲“爸,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?怎么这么赶,路上累不累?”

女儿的关心让江旭心底一暖,“什么能有你们重要,听到这个消息,会议结束了我就立刻赶回来了。”

嘉佐闻言正好从厨房把早餐端上餐桌,“吃饭吧。”

一旁的张阿姨也有些羡慕起他们这一家子来,父慈子孝,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啊。

张阿姨是家里的佣人,她在欧阳家也有十多年了,几乎是看着江雪和嘉佐长大的人,多多少少也了解他们的身世,江雪和嘉佐是江旭领养的孩子。与嘉佐不同,江雪天生就是不一样的体质,她的血液是一种异于常人的鲜红色,后来江旭才了解到,这是梨花血,拥有这种血液的人,被称为梨花血族人,梨花血拥有可以使人起死回生的能力,也正是因为这样,绝大部分的梨花血族人,拥有可以沟通阴阳的能力。

餐桌上,江雪“无意间”问起江旭关于新闻上的报导,“爸,梧桐苑的凶杀案是什么一个情况?”

正在喝粥的江旭抬起头,说实话,他也是刚刚接到警局那边的报告,具体的事件还在调查,他也是知道个大概,“昨天是宋夫人的忌日,宋家请了一个很有名的法师来做法,当晚12点的时候警察局接到报案,也就是你们的事情,警察是在追查那一个死者的时候发现了梧桐苑里面的情况,他们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,场面很血腥,现场也混乱,还来不及处理,消息传开得很快。”